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OPEC油市话语权减弱 改由产油三巨头呼风唤雨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被边缘化,石油市场的关键决定已经落入美国、俄罗斯和沙特产油三巨头手中。今年油价的上涨和随后的下跌,几乎完全是由这三个国家的生产决策、及其调控制裁伊朗后续影响的政策所驱动的。

产油三巨头2017年的原油及凝析油产出3600万桶/日,占全球总产量的39%,其余OPEC国家产出则仅2,700万桶/日,占全球比重30%。

今年三巨头的产出进一步大增,美国页岩油业者对高油价做出回应而增产,在此同时俄罗斯和沙特则是放宽了2016年底达成的产出限制。

三巨头的产量是全球石油供应成长最为迅速的部分,2018年全球占比可能提高至40%以上,其余OPEC国家的产出占比则降至30%以下。

这三大产油国的产量决定将确定中短期内石油市场会出现供应过剩还是供应不足,而其他OPEC和非OPEC国家则保持旁观。其他OPEC成员国,有的正忙于应付制裁、管理不善和动荡,有的规模太小无关紧要,有的正设法扩产至最大化而非加入控产行列,有的则只是将自身产量政策与沙特保持一致。实行独立产量政策、能够在2017/18年度大幅增产的唯一一个OPEC成员国是伊拉克。

在这种背景下, OPEC和非OPEC成员国之间的界限愈发模糊,决策权正逐渐向OPEC以外转移,这并不令人意外。相关讨论和分析已经由OPEC一年两次的部长级会议转向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JMMC),后者由OPEC和非OPEC成员组成。

JMMC包括牵头的两大非OPEC产油国(俄罗斯和阿曼)、四个OPEC成员国(沙特、科威特、阿尔及利亚和委内瑞拉)及OPEC轮值主席国(目前是阿联酋)。俄罗斯和阿曼成为JMMC成员,等于默认这两个非OPEC成员国在产量政策方面比多数OPEC成员国还要重要。

产油国层级

分析油市时将产油国分为“OPEC”和“非OPEC”,已经是一种过时的方式。更好的方法是,以不同程度的自由度和重要性划分产量决策者的层级。

做决策的核心层是沙特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在2017/2018年密切协调产量政策,并且分别作为OPEC和非OPEC产油国事实上的领导者。

接下来是美国。美国既不是OPEC成员国,也未参与统一的产量政策,但由于其页岩油产量快速增长和出台制裁措施,美国对原油供应和价格具有决定性影响。

美国通过决定制裁举措的严厉程度(包括范围、执行和豁免),给油市带来重大影响(影响程度低于沙特和俄罗斯,但高于其他OPEC和非OPEC产油国)。

美国已经成为三巨头中的第三位成员,即使该国法律禁止其在国内或与外国协调产量政策。体认到三方的共同影响力量,沙特、俄罗斯和美国的决策者在2018年定期就产量政策和制裁互相通气。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对油价的合适水准发出了强烈且明确的暗示,对沙特施加压力。

第三层级则有OPEC成员科威特、阿联酋和非OPEC产油国阿曼。这几个国家已证明愿意根据沙特和俄罗斯的领导来调整自身产量。三巨头加上科威特、阿联酋和阿曼,合计占全球原油产量的近一半。

第四层级是伊拉克。伊拉克在一定程度上也与沙特和俄罗斯的产量政策协调,但保留了更多的独立性。

第五也是最后一个层级是其他所有OPEC和非OPEC产油国。这些国家实际上都在将自身产量最大化,不属于产量控制系统。在这一层级制度中,产量政策受沙特和俄罗斯的初步磋商主导,同时对于美国的外交要求及预期中的美国产量回应给予适度关注。然后引入科威特、阿联酋、阿曼以及后来的伊拉克,之后OPEC其他成员国和非OPEC盟国也逐步产生影响。

在这种层级结构中,只有沙特、俄罗斯和美国是真正独立的演员,科威特、阿联酋、阿曼和伊拉克都是重要的追随者。其他OPEC和非OPEC产油国在做决定和产量结果方面基本都无足轻重。

美国制裁举措把伊朗排除出决定程序。伊朗是OPEC的初始成员国之一,是1980年代第二大重要的成员国。伊朗被排除出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JMMC),是其在OPEC内部以及更广泛油市被边缘化的一个征兆。

OPEC之外的决定

在这个新体系中,做决定的方式从在维也纳一年召开两次OPEC会议变为JMMC召开定期会议,以及部长级双边沟通。

2018年4月及5月间,沙特和俄罗斯在双边讨论时作出开始增产的关键决定,早于OPEC会议、以及之后6月非OPEC国家批准的时间。面对美国的压力,沙特在俄罗斯、科威特、阿联酋和阿曼支持下,决定在9月份进一步提高产量,再次跳脱正式的OPEC框架。

经验丰富的观察人士预计,本周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的20国集团(G20)会议时将会有下一轮的关键产出决定,至少会是一个大纲的形式,不会拖到下个月的OPEC正式会议。油市三巨头的领导人将在高级经济及能源顾问的陪同下参加G20会议。

彭博首席能源记者Javier Blas表示,“对于石油市场而言,真正的OPEC会议似乎将提前一周举行。”“OPEC将于12月6日在维也纳举行会议,但在这之前几天,关键决策者将在20国集团峰会期间聚首,”Blas指出。

这为各国领导人及部长级人物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就明年油价偏好的方向达成共识。(来源:彭博11月23日报导“随着油价大跌,真正的OPEC会议将是下周的G20会议”)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俄罗斯总统普京、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治和外交优先事项,正在愈发成为主导石油业政策的力量。

随着权力平衡已从伊朗、尼日利亚和委内瑞拉等历史上重要的生产国移出,因此决策的重心也移向了新的管道。

由于权势已经转移到产油三巨头及其亲密盟友身上,OPEC大会以及其后续与非OPEC国家会议已经沦为一个戏台,而不是真正作出决定的地方。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